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lunyeah | 17th Oct 2009 | 吃喝玩樂, 香港文化 | (950 Reads)


        今晚又去光顧位於佐敦的澳洲牛奶公司(下稱澳牛)。我算是澳牛的半個常客,常常山長水遠去幫襯它—試過在週末早上六時特地爬起身坐巴士到澳牛吃早餐,而我住在沙田。澳牛有何吸引之處,值得食客長途跋涉到此一遊?當然是它遠近馳名的「招牌菜」—炒蛋和多士了。

        《食神》說,愈普通的菜式愈考功夫。從平凡的多士烘出不平凡、將普通的蛋炒得不普通,就是澳牛的拿手絕活。板斧不用多,澳牛從來只得一、兩道,但單憑此兩道板斧就足以稱霸香港、橫行天下。早前大快活和大家樂紛紛推出「炒滑蛋早餐」,靈感顯然來自澳牛。以蛋論蛋,大快活的滑蛋炒得還不錯,但仍遠遠不及澳牛。至於澳牛的多士,永遠烘烤得內軟外脆,牛油塗得均勻、比例恰到好處,若然夾著炒蛋來吃,滋味更佳,可謂雙重享受。

        在芸芸眾多香港食店之中,澳牛可算是相當特別的一間。如果有「最具香港特色餐廳選舉」的話,我必定投澳牛一票。澳牛極能體現香港文化,難怪有人說,未去過澳牛,不能算是到過香港。許多遊客慕名而來,只為了要在澳牛感受「香港精神」。

 



        澳牛與香港的第一個共通點是「地少人多」。狹窄的餐廳裡往往擠滿了人,走廊逼得密不透風。人流如鯽,鐵打的門口、流水的客,餐廳內人口密度極高,有可能是 世界之最。客人多,侍應也多,二十多個樓面在店內同時瞬間移動乃屬常態,不用大驚小怪。在繁忙時段,門外的人龍往往排到隔籬舖頭。

        澳牛體現香港精神的第二點—極高效率,則可嘗試申請健力士世界紀錄。據非正式統計,店內每個食客的平均佔用時間僅為十分鐘,比美國人的快餐業龍頭麥當奴有 快之而無不及。客人吃得快,全因等候時間短。一般來說,客人點餐後三秒內就會有食物送到,如此速度,極有可能是全球之冠。順帶一提,本人最快紀錄是半秒, 那侍應幾乎是左手落單、右手傳菜,手口並用,如入化境。高效率、半點不浪費時間,正是生活節奏急促的典型香港生活文化。在澳牛,沒有最快,只有更快,你趕 不上,就落後於人了。在香港,快才是常態,你不能改變這種文化,只能適應這種文化。如果你無法適應,可嘗試去澳牛習訓三個月,學習如何當個標準香港人。

        第三個共通點是勤快。澳牛侍應朝七晚十一地工作,勤力不輸董建華,而工作效率尤有過之,可謂深得香港文化精髓。香港出名工時長,香港人個個如螞蟻般勤力工 作,澳牛就是香港的縮影。在繁忙時段到澳牛門前觀摩,眼前畫面猶如一套按了八倍速的生態紀錄片,令人眼花繚亂。勤快的不止是侍應,顧客亦然。人人只專注於 眼前的食物,務求以最快速度吃完,渾然不覺身邊事物。如此專注、如此勤快又如此冷漠,豈不充份體現香港精神﹖



        然而快的代價是服務態度差。澳牛的全男班侍應以「臭寸」聞名香港近廿年,當然並非浪得虛名。今時今日如此服務態度,全港只得LV女售貨員可與之齊名。「男澳牛,女LV」儼然是香港服務業的兩株奇葩。香港人向來牙尖嘴利,個個識得駁嘴駁舌,嘴上不饒人。澳牛侍應就是當中的表表者。點餐點得慢,侍應輕則黑面, 重則出口催促(慢的定義是坐下三秒後)。小弟向來知規矩,點餐速度極快,往往只說六個字:「炒蛋、多士、通粉。」進食期間則應快得快,盡量減低被侍應問候之機會,可惜有次仍然不能倖免。話說那次通粉送來以後,碗內但見通粉,不見叉燒。於是我向身旁侍應詢問:「咦,點解冇叉燒o既﹖」侍應聞言,立即拿起勺子往碗底撈—原來叉燒沉底才看不見—然後教訓起我來:「呢D咩o黎架?o下?」我只得尷尬地道歉。

        香港人最討厭別人「阻著地球轉」(此語似乎是廣府話特有,其他語言好像無相似詞彙),在澳 牛吃完坐著不走亦是大忌。今晚有幸在澳牛見證了一幕逐客令。話說有一行六人獨佔店內一張六人檯高談闊論。我點餐時他們吃完已久,檯上只有幾個空碗。他們談天看來已超過二十分鐘,我便深知他們「坐不久矣」。果不其然,一位侍應大叔旋即不耐煩地對他們說:「唔好意思呀﹗好多人呀﹗我地爆晒棚呀﹗」言下之意即是趕客。在澳牛,不逗留超過廿分鐘乃是常識,尤其在繁忙時段。然而,他們被趕走時,卻是晚上十時半。沒辦法,「阻著地球轉」猶如殺人父母,外國人見此或會難以理解,但香港人應該明白。

        另外,你不會在澳牛看到華而不實的「光顧明星照片」,實而不華方是澳牛的作風。作為一間明星級的平民餐廳,自然吸引過許多名人來幫襯,但澳牛不必用名人來 招徠。相反,它不怕得失名人,貫徹澳牛侍應精神。傳聞吳君如有次到澳牛進餐,當吃到炒蛋時驚為天人,忙問侍應如何炒得如此滑蛋﹖面對名人食客,澳牛侍應沒 有趨炎附勢,倒是本著「臭寸之道」待客:「痴線﹗秘方點話得你聽?」敢對著名人食客鬧痴線,全香港恐怕只有澳牛。

        曾有台灣旅客光顧後形容到澳牛進餐是「囚犯般的待遇,獄卒式的服務」,雖略嫌誇張,但不中亦不遠矣。服務差是一回事,一切只是供求定律作怪,偏偏有許多顧客(如我)毫不介意服務差,仍然連連光顧。「但求實際,不介意被奴役」,這才是澳牛最能體現香港精神的一點。所謂「好食就得,服務其次」,放諸香港社會則是「經濟繁榮就得,民主自由其次」。難怪香港人只懂得生存,不懂得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 不過所謂「一個願打,一個願捱」,澳牛規矩廿年如一,受不了就不要來,它也不稀罕。澳牛門口旁邊的牆壁上掛著一幅字畫,上書四個大字:「唯我獨尊」,人人付款時只要抬頭一望都能清楚看到。店方既已大方表示「唯我獨尊」,那就不必再多說什麼了。


延伸閱讀:

舉頭三呎有空氣:〈十分鐘內吃出香港精神〉